专家提出建立哈尼梯田大联盟 打造梯田发展共同体

2017-09-05 11:47:38 来源:休闲农业网 作者:admin
浏览 评论

专家提出建立哈尼梯田大联盟 打造梯田发展共同体
——世界文化遗产和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云南红河哈尼梯田可持续发展札记

   走下飞机,刚刚步入云南昆明长水机场,扑面而来气势磅礴的“世界遗产红河哈尼梯田”巨幅宣传画,便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急切地想探访其千年不变的奥秘。同行的联合国粮农组织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专家咨询小组共同主席闵庆文告诉记者,红河哈尼梯田,是我国第一个以民族名称命名的世界文化遗产,也是我国现有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中唯一一个以农耕文明为核心的遗产,与故宫、长城等其他世界遗产主要功能已经完全改变不同,哈尼梯田的主要功能依然是农业生产,千百年来保障着当地百姓的食物与生存安全,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衍生或拓展出文化、生态、休闲等多种功能,为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和谐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为破解红河哈尼梯田在跨越发展中的短板瓶颈,在问计专家中科学前行,云南省社会科学联合会组织20多位业界专家就红河哈尼梯田可持续发展进行专题调研,此举红河州委、州政府高度重视。8月23-29日记者跟随调红河南部行调查组,走进红河州南部绿春、红河、金平、哈尼四县。

云海翻腾的绿春,挂在云雾缭绕天上县城。本网记者 郑惊鸿摄

在水渠间设置的分水石。博物馆图片
红河第一湾。闵庆文摄
绿春县梯田衍生品。本网记者 郑惊鸿摄

  掩映在云雾深处人家,镌刻在哀牢山脉哲学
  从昆明到边陲绿春县,400公里的路程却走了9个多小时。这也是红河州4县哈尼梯田自2010年入选联合国粮农组织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名录7年,除了元阳,至今其遍布红河、绿春、金平三县崇山峻岭间绵延不绝的数十万亩梯田奇观还不被世人所识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也因此历经1300多年还得以完整保留其原生态的山水田园景观,和哈尼原乡特有的远古农耕风貌。
绿春县名来源于“六村办事处”。1958年建县时,因境内遍布绿水青山而由周恩来总理提笔改名。秉持着哈尼人建寨原则,县城是从半山腰劈山而筑,远望就像挂在云雾缭绕的天上,因此有诗人称其为“云海翻腾的绿春”。更难能可贵的是,走在绿春县城,不管是骑车上班的姑娘小伙,还是背着大竹篓贩卖采买的阿妈,抑或是蹲在门前抽水烟的老爹,大都穿着哈尼族服装,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哈尼人独有的形象。而县城的建筑物,不管是现代金融银行,还是政府办公大楼,其屋顶也都保留着哈尼人古朴的蘑菇顶和土黄色的墙面,按县委书记李国民的说法:这就是我们哈尼原乡人的自信。
云南全省94%是山地、高原和丘陵,而位于红河南岸的绿春、红河、金平、元阳四县则几乎全是山地。哈尼人是大自然之子,红河南岸的哈尼人多选择海拔1400米到2000米上半山区居住,每个村寨都筑在森林下方半山腰的山凹中,村寨上方茂密的森林,是哈尼神圣的净土,是梯田和人畜用水之源,被誉为寨神林,每年除祭祀寨神圣节“昂玛突”三天外,平时任何人不许入内。村寨下方是层层叠叠的千百级梯田,红河州世界遗产管理局副局长杨沙斗介绍,这样建筑的好处是当人们到梯田里劳动时,可以因下坡而减少劳动量。智慧的哈尼先人围绕着这片森林,在大山上挖筑了成百上千条水沟干渠,宛如腰带将座座大山紧紧缠绕,如此村寨上方大大小小沟渠中流下的山水得以被悉数截入沟内,而在水渠间设置的分水石,根据梯田面积的大小流向层层梯田养育稻谷。哈尼的每一个村寨都建有集中的沤肥池,每当春耕时节或水稻灌浆需要施肥时,人们就打开下泻的沟水渠网让肥料冲入家家户户的梯田,灌满一层梯田分水石自动闭合再流到下一层,最后再以田为渠流向河谷,如此便大大减轻了劳动力。梯田的最下方是河谷,江河蒸腾形成云雾最终又被森林涵养形成巨量水分循环往复,这一利用大自然的形态结构形成的“森林-村寨-梯田-江河”四度一体、天人合一的良性循环生态系统,成就了千百年来哈尼人民生生不息和谐共生的美丽家园。
闵庆文十分感慨,“哈尼族选择居住的村落非常讲究,它是哈尼族人民与哀牢山大自然和谐相处、天人合一的创造,是农耕文化与自然巧妙结合的产物,充分体现了哈尼人的生存智慧。1300多年来,哈尼人一直在这里开垦梯田种植水稻,梯田成了哈尼人赖以生存的物质基地。壮观、美丽的哈尼梯田其建造与维护中的巧夺天工令世人瞩目,而哈尼人的宗教习俗、乡规民约、民居建筑、节日庆典、服饰歌舞、饮食文化等,也无不以梯田为核心,处处渗透出天人合一的生态智慧和文化哲理。”
为哈尼梯田申报世界遗产奔波近20载的张红榛,如今是红河学院哈尼梯田保护中心主任。她告诉记者:哈尼梯田文化是整个民族的灵魂。在千余年的历史长河中,哈尼人靠着一把锄头、一身铁骨和过人的智慧,以整个民族的心力来开山筑田。每个哈尼人的一生都与梯田紧紧相连,哈尼人生下来,不管男女到7-8岁都要举行成人礼,男孩要拿着小锄头举行挖梯田仪式,女孩则要背着小笆箩举行劳动仪式,仪式后才能拥有正式的名字并成为村寨一员,此后毕生都将投入梯田,直至离世葬在梯田边上,在另一个世界守望着梯田。就这样,一代接一代哈尼人把巍巍哀牢山的千山万壑开垦成片片田山,也把哈尼人的坚毅、崇高、智慧镌刻在了哀牢山脉,成为人类永恒的荣光。

进入世界梯田第一村红河县宝华镇龙甲特色村。闵庆文摄

途中巧遇马帮。闵庆文摄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热门话题
猜你喜欢